[新聞專題]:尿液墨水

新聞:【尿液做隱形墨水】納粹女囚寫下秘密筆記 紀錄殘酷醫療實驗

二戰期間利用活體做科學/醫學實驗都不是第一次聽到的事。納粹德軍在柏林外的文斯布呂克(Ravensbrueck)曾關押過共13萬人,當中部分波蘭女囚以自己的尿液當「隱形墨水」在家書字裡行間偷偷寫下筆記,向外界透露營內的恐怖及殘酷實驗實況。

這些家書主要是記錄1943年到1944年間進行的死亡實驗。女囚以薄木棍做筆,以尿液為墨,寫在家書空白的部分(實行真正的「read/write between the lines」)。尿液因為當中的酸性在信紙上很快產生化學反應而褪色,繼而「隱形」。讀信人必須要加熱信件,才可讀到收起來的內容。

這令我聯想起另外一個我之前接觸到尿液的另一個特別用途:紋身墨水!

 

早在18世紀時,已經有紋身文化的出現當時的紋身墨水跟現在比起來還「有機」得多!當時的水手,以火藥粉末跟尿液混在一起成為墨水。如果要加顏色(證明已經油彩色紋身的出現)就灰加入含水銀(mercury)成分的硃砂。這個成分簡直是會令皮膚科醫生為之抓狂!到19世紀,做法好像有改進少許。它們的做法是先燒了一公升的煙灰(有點像香爐灰的感覺),然後加入300克的油。這些油呢已經預先跟「新鮮」的尿液攪拌好(如果你覺得驚訝,請放心,我也是)。聽起老好像整個製作過程都很粗糙,然後製成品聽起來很兒戲/但,都過了兩個世紀,這個製成品到現在已經成為了展品,展出於羅馬尼亞。

而到今天為止,使用尿液成為紋身墨水成分的地方很少。其中一個會是於監倉內的紋身藝術師。他們採用的材料比較「手到拿來」,包括筆、CD機「摩打」、彈簧或者煙灰。而在俄羅斯的監獄,依然會依著古老的方式,以尿液及/或血液調配墨水。

法醫紋身學(Forensic Tattoo)因此是一項非常有趣、有意思的法醫學分支。對他們及執法人員來說,這種粗糙的紋身是非常好的身份鑑證工具。另外,由於都是藝術家的關係,每個紋身藝術師都有自己獨特的紋身風格。就像筆跡對比一樣,都可以找到每個師父的特點(signature),從而縮小搜索範圍。最後,由於現在的墨水都是有供應商大量生產,而恰巧每個生產商做的成分都會有小出入(算是廠商的signature吧),因此這樣亦可以以逆向推理的方式找到供應商,再找銷售點從而找到有關聯的線索。

參考資料:

Miller, Daniel. 2014. “The human canvasses: Grisly exhibition of framed tattooed skin samples gathered by forensic scientist goes on display.” MailOnlin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