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人類學???

在轉機時無意間看到一個在我之前一篇訪問下的留言,我覺得內容對呢個學科/專業及該篇訪問的記者都不公平。我將整個留言分成兩個列點,逐個回應。可能你會覺得我應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當中的不理解(ignorance)太嚴重,我必須澄清,不想讓讀者接下來有更多誤解:

  1. Forensic Anthropology 按道理應該翻譯成「鑑證」人類學而不應該是「法醫」人類學,因為我們不是醫生,好像有輕視了讀醫的人。

 正確,法醫人類學家絕對不是醫生!所以我每次都不厭其煩地解釋兩者的分別,而所有的記者都明白這一點。那為什麼要叫做法醫人類學呢?我們跟普通法證科的相同之處是,我們都是提供證據上庭。但最不同的是我們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工作是要以屍體作為證據,提供死者身份的資料。這方面我們跟法醫(forensic pathologist)及牙醫法醫(forensic dentist)很像,我們都是以人體/屍體的解剖學為基礎,而不只是生物或化學證據(biological or trace evidence)作為研究及分析出發點。重申,法醫人類學是以人骨學作為基礎。在外國很多時候,都算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例如:法醫覺得死狀很可疑但卻在解剖或軟組織找不到死因,就會送到我們手裡,希望以骨頭作為最後的一個希望)。這些我都有在訪問時向記者解釋到,而不是說記者Google Translate之過!這樣草率的說記者不是,實在過了火位!

2.  Forensic Anthropology 有咩咁了不起,外國大把人讀 Medical Anthropology

覺得Forensic Anthropology 了不了不起是非常個人的事,我不評論。Medical Anthropology的確也是很多人讀,沒錯!不過兩者並不相等!

我多番解釋Forensic Anthropology的時候都說過它是體質人類學(Physical Anthropology)的應用到法律層面上!它跟醫療人類學並沒有直接關係。唯一直接關係可以說是兩者都是應用人類學下的分支。醫療人類學(Medical Anthropology)是以大眾醫療體系的研究,以針對關聯到衛生及照料行為的社會問題、過程及文化為主導,跟研究人骨學(Osteology)等,從人體格了解環境對不同族群的體質影響沒有直接關聯。它嚴格來說(如果要細分,雖然人類學學科不主張)是屬於社會及文化人類學(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不要以為因為「Medical」一詞一定能把兩者連起來。

沒錯,法醫人類學的而且確只是人類學家,不是一位醫生。但翻譯成這樣是因為有相類似的工作範疇及種類。在美國部分院校,譬如Boston University,Forensic Anthropology是收在Medical School 下,屬於醫學院的一部分。我們沒有輕視,沒有不尊重,反而很注重兩者的互相幫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