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早前,有新聞報導清末民初期間,北京藥房售賣一種叫「龍骨」的藥材,相傳磨碎沖水飲用可治病。後來,在中國進行研究的西方科學家無意間發現,這些所謂「龍骨」,應是一種古人類的化石。聽起來很像很不文明,但其實以骨入藥這件事並不是稀有事件,甚至可以籠統地冠上食人(cannibal)的稱號!

一些民間故事都有人於重病時使用他人的肉做藥引的橋段。而在歐洲的歷史上,食人的案例已經有幾百年,當中的參加者不乏皇族及平民。特別是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末期,德國、英國、意大利及法國都有相關的紀錄,他們會喝人血、塗上人的脂肪、吃人肉或用人骨做一些儀式,這種種都只有一個目的——治療!

我們今天要不視屍體為神聖之物,要不就對它敬而遠之,但在古時卻認為它帶有一種神秘力量,很多的所謂藥用配方都加了人體元素,如把血凝固磨成粉末用來止血,磨成粉末食用頭骨用來紓緩偏頭痛或頭暈症狀。古羅馬的戰士都有飲血的習慣,而到文藝復興時期,他們更視血液為增強健康的飲料。血的來源可以是從新鮮的屍體上收集回來,或是直接從活人上吸啜。據說,這亦是吸血殭屍起源的其中一個說法!病人及醫生都會覺得這些「材料」的源頭最好是死得越暴力、越殘忍越好。 隨後,一名聖方濟會的修道士更為了方便用家,製作了人血果醬及出版了食譜!

頭骨,是另外一項以其治癒能力著名的商品。十六世紀的一位英國醫師John French調配了至少兩款以頭顱骨蒸餾出來的酒,聲稱可以治療痛風、頭暈等,更有其他配方主治癲癇、某幾種心臟病等。其後,英國皇帝查理二世更在自己的實驗室把頭骨蒸餾及磨成粉,命名為「皇帝滴(The King’s drop)」。這個必須配以酒或巧克力服食。當時的皇室人員,幾乎覺得這是神丹,亦會在流鼻血時把它塞到鼻裡止血。

2015年倫敦其中一家酒吧於萬聖節利用人骨做酒杯的特色飲品

人類學家Beth Conklin描寫了巴西Wari部落食逝去的先人習俗。她說這是一個群體的工程,用每家收集回來的樹木當柴用來燒屍體,並於柴枝上綁上羽毛作裝飾。這個食人儀式是一個舉行多天的活動。當地的小孩,小至剛出生的嬰兒都會喝一款湯,這款湯以先人的肉燉製,以代表部落新舊交接,舊的永遠都是未來的一部分。他們吃了依然會覺得噁心,他們每吃幾口,就會出去吐,吐完了再回去吃。他們說這是對於家屬及死者的敬重。對他們來說,直接入土為安,就如我們覺得他們的吃人儀式一樣的恐怖。因此他們的吃,並不是為了得到任何神奇力量。在把肉都吃完後,他們會把骨頭火化成灰。整個屍體的消失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安慰。亦因為先人的遺體完全消失的關係,其他人對家屬的照顧更多!

割下人頭的畫像(取自 Antiques Amazing Stories)

其中一些比較有攻擊性或挑釁性的部落更會在戰爭時期捉拿戰俘,把戰俘拉到宗教儀式上供奉及吃掉,有時候會持續幾個月之久。這些儀式包括收集敵人的人頭作為戰爭紀念品,或是直接到墓穴裏盜取人骨(通常也是頭骨)。不要以為這只限於古時才出現,就算現在一些外國的學生為了研究都還會這樣做!

相反,歐洲的食人主義不是以認識的人或至親為對象,而是那些被社會否定的人,如被處決的犯人、貧窮的人、沒人認領的屍體。在十七世紀,英國人會進口愛爾蘭人的頭顱,這些頭顱都是英國人都是直接從戰場把頭割下,然後放到德國的藥房裡面賣。至於為什麼要送到遙遠的德國去賣,我暫時還沒找到相關文獻提供解釋,但可以肯定的是,以當時的情況看來,英國視愛爾蘭人為下等。學者指出,作為藥物的屍體都必定是那些被視為奇特的、異類的,或統稱「他者」。這裡說明了一個主題:歐洲人吃的是不認識的人,而土著吃的卻是朋友。

 

參考資料:
Bello, S.M. et. al. 2016. Cannibalism versus funerary defleshing and disarticulation after a period of decay: Comparisons of bone modifications from four prehistoric sites. Am. J. Phys. Anthropol. 2016; 1-22. DOI:10.1002/ajpa.23079.

Lovejoy, B. 2016, November 07. A Brief History of Medical Cannibalism. Lapham’s Quarterly. Retrieved from: http://laphamsquarterly.org/roundtable/brief-history-medical-cannibalism

蘋果日報。2018年5月12日。【宇宙迷宮】人骨磨粉沖水飲 北京猿人唔係中國人。取自: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nextplus/magazine/article/20180512/2_586830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