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骨】寰首之刑的骨折(Hangman’s Fracture)上

【文化骨】寰首之刑的骨折(Hangman’s Fracture)上

 

1996年1 月25日,西方最後一位被判處吊頸的死刑犯,William Bailey正式行刑。他因為犯下雙謀殺(double homicide)而被判刑。行刑當天,他拖著220磅的身軀,踏上23級樓梯到刑架前面。隨後,他被套上黑色頭套及繩圈。隨著腳下的夾門打開,他的身體因為於腳上綁上的額外重量往下墜。

他正式跟隨了前面數以萬計的死刑犯,成為命喪吊架的一員。

1726年,一名法國人 Cesar de Saussure 在倫敦親自目擊一次吊頸行刑。他詳細紀錄了行刑的經過:

「被處決的囚犯穿著在平常的衣服外套上了額外的白色襯衫及戴上了帽子。他們兩個兩個被綁在一起,放在車上。這些車都被看守著並被不同的警察拿著武器騎著馬監管。…家屬被批准前往車邊去道別,直到時間到。時間到後,所有有關人員都要離開車廂,並由行刑者為死囚蓋住眼睛及臉。隨後,並會指示馬匹開始行走。(當馬匹開始行走時同時也會拉動囚著死囚的箱子的底板,令囚犯瞬間往下墜,繼而死亡)。

在18世紀後期,被判處吊頸死刑的囚犯要死都視乎很多不同的因素:繩結的鬆緊、繩子、往下墜的重力等。而又恰巧,在這段時間所有這些因素都沒有達到完美的設計。一直以來,吊頸甚至勒頸都是希望以外力造成舌骨(hyoid)骨折繼而造成快速死亡。但在十八世紀的他們,大部分這些時候被判處吊頸的都不是瞬間死亡。取而代之的是慢慢地窒息而死,他們的頸椎甚至舌骨沒有骨折,肺部亦依然運作,那名犯人就可以懸掛著於吊架上大約30分鐘才正式死去。就算如此,也不一定會死去!歷史上的確有相關案例,犯人在吊架接下來送到解剖檯上後,在解剖時醒來!

20世紀的「寰首之刑」本身是希望以速度戰勝以前的吊頸做法。改良這「寰首之刑」設計的專員他們知道控制呼吸的神經位於頸椎第三到五節,只要沒有空氣能再走入肺部,就能在數分鐘內死去。因此,他們設計以令頸椎的第一節及第二節脫臼,而其中一個附帶的骨折就是舌骨斷裂。因此,有說法稱舌骨骨折為吊頸人骨折(Hangman’s fracture, 此為直譯)。

不過,是否真的如名稱所顯示,這種骨折只發現於吊頸的人身上呢?其實不是啊!詳細就留待下回分解。

參考資料:
Cesar de Saussure, A Foreign View of England in the Reigns of George I and George II (1902), reprinted in: Charles-Edwards, T. and B. Richardson, They Saw it Happen, An Anthology of Eyewitness’s Accounts of Events in British History 1689-1897 (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