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 年,兩名女子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被殺。其中一名女子身上有非常獨特的紋身。雖然如此,最終這件案件都沒有偵破變成懸案。一直到 2015 年,這宗懸案再度引起關注,透過現在先進的 DNA 測試鑑定到兇手,這名兇手原來是一名強暴及刺殺女子的老手!雖然透過法證科學的進步及技術,對兇手有了進一步了解,但這件懸案的受害者身份依然未明。

唯獨那名有紋身的女子被描述為拉丁裔或美國原住民裔,死時(即 1980 年左右)年約 25 到 35 歲,留著深色的頭髮及有些牙齒不見了。而她的紋身,是一顆心上下分別寫著名稱「Shirley」及「Seattle」兩個英文字;而另一個紋身則是一朵玫瑰,亦有兩組英文字,分別是「Mother」及「I Love You」。

80 年代初,美國加州一名女性遇害者身上有著獨特的紋身圖案。 (Wikimedia Commons)

人的身體歷來都是一幅畫布,用作展示我們揀選的或天生的身份。因此,紋身圖案及紋的位置能告訴執法者,或考古學家很多不同的資訊。紋身對幫助身份辨認程度之大,於 2004 年的南亞海嘯可見。泰國炎熱的天氣加速屍體腐化,或因屍體被水浸泡因而不易辨認。幸而,部分屍體根據家人提供的資料,以及屍體上的紋身作比對,加快了辨認進度。紋身師傅就像不同的派別藝術家一樣,帶有個人特色。不同風格及設計都可以至少告訴我們一些有關資料,甚至有機會令執法單位找到該位藝術家,協助調查死者身份!

有紋身的皮膚能抵受時間的考驗,令該皮膚得以減慢腐化速度甚至得以保存。紋身時,紋身的墨水會穿透至皮膚內層的真皮層(dermis),至於有多深就要視乎皮薄還是皮厚了。在發明激光去除紋身之前,只可以手術移除。以激光去除紋身的原理是,用激光的熱力令皮膚細胞死亡或分裂,令皮膚深層的墨水粒子游離原本紋身的位置。有時我們在解剖中會發現屍體有墨水的痕跡在淋巴核,那麼雖然表皮是看不見紋身了,但仍可證明死者曾經有過紋身。現在雖然出現了不同的去除紋身技術,但於 X 光、紅外線及激光下,被去除的紋身依然會無所遁形。這歸功於紋身用的墨水的成分。墨水當中的金屬粒子及密度能呈現於 X 光片上。

紋身給調查人員的另類提示,可以說是罪案調查及法證科學這數年來的一大躍進!可惜的是,雖然如此,這名女子到現在的身份到今天還沒找到。不過,退後一步, 既然已經知道了誰是犯人,亦已經被判罪,案件到這裡已經算是結束了嗎?受害人一日身份未明,還真的需要去花費人力物力去處理嗎?如果需要,背後的原因又應該因為甚麼?是為了防範未然?還是為了尊重死者及其家人?還是,覺得沒有必要?

法醫人類學對受害人身份的執著可能能解答以上問題的部分,但未必完全。光是思考這些問題,就可以看到法律上追尋的公義,跟人道及法醫學,甚至科學上含義有出入。而要找尋兩者中間的共同含義,相信依然需要一段長時間。

 

參考資料:

Byard, W. R. 2013. Tattoos: forensic considerations. Forensic Science Medical Pathology, 9: 534-542.

Karsai, S., Krieger, G., & Raulin, C. 2009. Tattoo removal by non-professionals—medical and forensic considerations.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 2010 July; 24(7): 756-62. doi: 10.1111/j.1468-3083.2009.03535.x.

KGET News. 2018, May 24. Jane Doe in 1980 California murder had Seattle tattoo.

 

原文刊登於C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