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哲學年代,我已經著迷於研究死刑這個議題。曾經想過,如果繼續讀哲學的話,這會是我碩士的研究題目。雖然之後轉科,迷上了骨頭,但對這個論題的興趣並沒有隨著年紀而減少。了解死刑除了讀判決詞之外,另外一些很重要的因素都必須要了解。而偏偏這些因素並不為人所理解,甚至因為「死刑犯」這個狀名,就已經所有都被忽視。這本書由一名瑞典記者遠飛到美國探望她的「筆友」每透過探訪,她都能多認識被判死刑的囚犯死前的心情,監獄裡的死囚牧師的難過之處、不同立場及矛盾的家屬情感,這些都是用來論證死刑本質的論據。

7天,共有7個來自不同死刑崗位的故事。跟我們法醫科的人,甚至一般醫生的工作一樣,在這個死刑體系裡面工作的人難免被冠上麻木不仁的籠統形容詞,就如對屍體多的我們。不過,牧師解釋說,進去囚禁室的那一刻他不是牧師而是上帝的使者。他又說,他的工作是去聆聽,並不是去批判。同樣,我們在處理骨骸時,我的身份不是朋友、而是一名骨頭線索的解讀員縱使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因為這樣微分,才會令人有錯覺我們是冷漠、麻木的一群。至少對於我來說,並不是這樣!我覺得正因如此,令我可以有雙重視覺,從多個角度去看及分析一件事。同樣對於《死前7天》的作者來說,這親身經歷加上研究都有著相類似的效果。

我覺得,就如無論那個人犯了甚麼事,經歷了甚麼,在相處時相互了解,難得相遇是緣份。我面對的骨頭的主人,有好人也有壞人,不過無論如何,學著書裡牧師的說法,我好想跟每位、每副骨骸說一句:「謝謝你與我分享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