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本篇文章主題或許會引起讀者不安,請自行斟酌閱讀下去與否

還記得之前有跟大家探討過食人文化的不同定義嗎?今天要分享的亦是食人文化的資訊,不過這次…是千真萬確,明刀明槍的「食人(肉)」。每次講到食人就會聯想到沈默的羔羊(Silence of the Lambs)及Hannibal Lecter。而在探討這個特別的文化時,每個人都會問到底人肉是什麼味?質感如何?當然,一般我們都不會覺得有人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直到今天。

2016年7月10日,一名化名Shiny的人邀請了他最要好的十名朋友去他家享用一個非常特別的早午餐(brunch)。當天的菜式很豐富、有不同類型的水果,各式各樣的甜點,亦有檸檬水等各式飲料,而主菜是墨西哥菜肉卷餅(fajita taco)。這主菜的特色是用來做卷餅的肉正是來自Shiny的肢體。

事緣,較早前Shiny因為一場電單車交通意外,令他其中一隻腳永遠都不能再走路因而要截肢。當醫生詢問他的意願時,他只要求他可以在手術後自己保存這殘肢。

截肢切下鬆脫的肌肉後,準備拿去火化(因為怕不安而換上黑白色)

美國沒有一條特定的法法例禁止食人,而五十個州中只有愛達荷州有條例收監食人人士。而,因為法例有監管謀殺、買賣人肉及處理屍體等行為,而間接令食人的難度增加。Shiny這個情況比較罕見,食人不但不是犯法,更沒有違反道德觀念。他更把整個過程以照片紀錄好並上載到網上 (按此查看)。礙於部分照片會引起讀者不適,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與否。

Shiny在訪問中提到當初沒有吃自己小腿的打算,只是在於想保存截肢的前提下又覺得造成標本的費用太昂貴。本來最後的定案是造成一個3D模型,希望之後可以造成鎖匙扣。當他從醫院接過自己的截肢回到家後覺得實在太噁心的關係,把殘肢沖洗後,發現其中小腿的肌肉已經暴露出來,便二話不說將其切下並冷藏。之後,就拜託了一名友人的主廚男友利用這塊肉炮製卷餅。他們最後的食評是:很像水牛肉,或是比較韌的牛肉,很有「咬口」!

在把這塊肉切下來後,Shiny連同當時在場的幾位朋友開始玩弄這隻腳。他後來在訪問說道,當下的感覺是這隻腳變成了物件,沒有太多的情感牽引。他覺得最奇怪的是,他竟然不覺得奇怪及怪異。他後來補充說道,覺得整個體驗是非常不一樣,不過卻令他覺得異常安心。在截肢手術後,他在醫院覺得難受,覺得人生失去了方向。在手術前他是一個平步青雲的中產白人,他身邊很多事及所擁有的都隨手可得,從不感激周邊的人及自己的生命。直到截肢後,他發現陪伴著他身邊的朋友其實很重要,心態亦隨之而改變。他對截斷的小腿充滿感激之心,感謝協助了他的生命及生活一段很長的時間。或許,是因為這心態的轉變令他變得開懷,甚至覺得玩弄自己的截肢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或許,面對這些不安及不確定的事,如死亡,就是克服恐懼的最好辦法。

Shiny這件事可以令我們反思到底何謂食人?食人是否真的是一件恥辱?我們一般都會聯想到食人為不文明的行為,但是否這樣就是事實的全部?而,這些行為的道德與不道德又應該由誰來定呢?

 

備註:廚師很好人地分享了他的食譜:

View post on imgur.com

參考資料:

Mufson,B. 2018, June 12. This Guy Served His Friends Tacos from Own His Amputated Leg. VIC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vice.com/en_us/article/gykmn7/legal-ethical-cannibalism-human-meat-tacos-reddit-wtf

Reddit: https://www.reddit.com/r/IAmA/comments/8p5xlj/hi_all_i_am_a_man_who_ate_a_portion_of_his_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