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百多頁的故事,很平實也很平凡,一點也不貴麗。

卻因為平實得自然,不得不讓人感概無論一生有多華麗,面臨死亡其實都一樣很矛盾、很不自然,亦不大方。主角伊凡 · 伊里奇(The Death of Ivan Ilyich)爲一位大法官,社會地位之高不容置疑!可是卻於死亡這個議題面前躊躇。

他經常提到「體面」這個詞,並覺得患重病時需要照顧這件事一點也不體面!「體面」的極端解讀可以是「包裝」、「外表」、「表面」、「虛偽」。的確,死亡的包裝一點都不吸引,更不引人注意,卻殘酷得坦白。說明了,最真實最像真的問題其實一直隱藏在我們生活中,只是我們是愛理不理還是裝看不見而已。

可幸的是,伊凡 · 伊里奇到生命完結之前才覺悟生死有命的道理。而不幸的是,他需要用上生命的消逝而領悟。這種矛盾的思考模式的好壞就留待讀者自己判斷。所謂的「拋磚引玉」,托爾斯泰就拋了一塊以平反故事形成的磚,而引出了有關生死議題的玉石。至於玉石會否成成大器,就留待有緣人自行琢磨了。

短短百多頁的故事讀起來很不費時,把重點落在故事後的思考及思緒整理。這也是我喜歡讀哲學及文學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