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推介】UNNATURAL 第四集:為了誰而勞動

【電視劇推介】UNNATURAL 第四集:為了誰而勞動

按: 在推介的最後會有一個評分,純粹是我個人的感覺。

UNNATURAL故事背景:


法醫三澄美琴於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Unnatural Death Investigation,簡稱UDI)工作,為接受回來發現死狀異常或遇害的屍體解剖。解剖這些遺體及找出死因是UDI的職責。於UDI裡,共有兩名法醫(亦分成兩個團隊:中堂系,有約3000具屍體解剖經驗,而美琴則有約1500具屍體解剖經驗)。

此集一開始講述美琴的母親亦是律師的夏代到訪UDI。她此行是因為受到需要解剖的屍體的家人委託。夏代想了解及調查因為深夜離奇電單車意外而去世的勤奮爸爸佐野的死因。奇特之處為,當時沒有其他車。按照美琴在最初講述,日本大部分的交通意外事故都不會解剖屍體。佐野因為與兩名孩子及妻子生活,電單車的意外保險過期了,亦沒有人壽保險。在初步調查後,發現能導致佐野失事的有三個可能:
1. 因為長時間在有名的蛋糕工廠工作過勞致死
2. 電單車在維修時的人為因素而失誤
3. 於醫院檢查時醫生的診斷失誤
由於三方指示的死因都會不一樣,繼而需要附上的責任亦會不一樣,因此調查死因爲首要任務。

法醫科情節:
在美琴解剖後,先發現頭顱有凹陷性骨折(depression fracture)及在頭部左邊有蛛網膜下腔出血(Subarachnoid hemrrhage,SAH)。蛛網膜下腔出血可以於頭部受傷後發現,按照研究,如果在事件發生後六個小時立刻照CT(即電腦掃描)都可以診斷。症狀可以包括忽然之間頭痛、嘔吐、意識減弱、發燒,甚至頸部僵硬疼痛等。所以,在撞車後救護人員及醫生都必定會不斷問傷者有沒有以上描述的症狀。不過至於真正的死因—是過勞引致的意外,還是普通意外,是必須要再仔細調查。

其後按照頸椎骨(cervical vertebra)的切片組織分析,發現動脈的斷裂,更進一步顯示意外為死因。可是UDI發現這個斷裂有點舊(即是,周邊的組織有癒合的跡象)。對法醫來說,當下的創傷是死亡的一刻(t=0),而對我們法醫人類學的病理學來說我們的當下創傷則可以是死前15或21天到死的一刻(t=-21/-15 – 0),及死後72小時。片中的30天結論,則適用於兩個法醫領域。

亦由於佐野手上的新舊疤痕交替令美琴從結痂推斷有兩次的撞車事故。要重組骨骸上受傷的時間表,必須要先了解如何將創傷痕跡分類。簡單來說,在一個活人體內,癒合作用幾乎是從受傷的下一刻開始。因為受傷,血液會立刻增加流量到受傷位置。一般情況下,當血液流到去受傷的地方,就會進入血腫階段(hematoma stage)。之後,隨著免疫細胞趕到,血腫就會被推開,繼而成骨細胞會開始工作,協助痂(callus formation)的形成,把受傷的位置連合起來。

這個過程不論在骨頭還是軟組織都適用。如果發生在骨上,而打了石膏的話,醫生都會按情況把石膏拆掉。不過接下來的幾年才是能否完全痊癒及恢復正常活動能力的關鍵!因為骨痂結構比較柔軟,需要數以年計的時間去慢慢重建(remodeling),以達到受傷前的骨頭韌度。這個過程如果固定得好,聽從醫生指示,患者的骨頭能夠在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的情況下完全癒合。

最後因著所有有關的線索連起來,加上廠長順水推舟,連同員工反告社長,因而確認佐野是在連續工作15小時後,騎著電單車為社長私人送上蛋糕到私人派對後回程撞車,而剛好是發生在30天前。當時,佐野除了覺得頸痛外,就沒有去醫院檢查,直接回家去。

評分:A
在於劇情及科學來說,也是依舊恰到好處,沒有太煽情!法醫科知識方面,雖然看似簡單,卻包裝得非常好,說明很多時候法醫科都未必能即時提供答案。另外,亦因為這包裝令他們涉獵了多個法醫科的重要命題。雖然不能一一拆解,卻表達了最重要的幾項,實在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