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法醫都有一個在解剖時的弱點,如:男的病理學旁聽生看到解剖生殖器時會覺得好痛。而我,對已成形的5個月大或以上的胎兒胎死腹中的衝擊最大。之前期待讀這本書很久了,解剖的情節容易有真實的畫面,因為有親身的經歷吧。但最難受的是想像得到受虐女孩的經歷,殘忍到極限!逆向推理論證能令你把事情看得特別清楚,因為這樣也更難受。

費策克在本書的野心大得很,但卻把每個點都連結得完美,絲絲入扣。非常具有張力的一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