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一週前,我寫了同是分類屬【死亡錄】關於一幅被重複襲擊的畫作。在寫作時做的資料搜集,我找到了另一幅同樣是出自俄羅斯藝術家的作品。這幅作品一瞬間就吸引了我的眼球,因為作品的重點就是一座又頭顱堆砌而成的山!

 

這幅作品命題為The Apotheosis of War (1871,中譯:戰爭的神化),出自俄羅斯十九世紀的藝術家Vasily Vereshchagin。由於他出生於戰爭時代,他很多的作品都是與戰爭相關,甚至是繪畫戰爭一觸即發的畫面。

這幅畫有趣的地方是,儘管一堆頭顱骨有陰森、恐怖的感覺,但整覆畫的色調都是比較光亮,這是由於作者他自己本身是很喜歡太陽、陽光的。兩者融合一起,產生了強烈對比。

背景有著一條因受戰爭破壞的村落,同時後面亦有已經禿頂的幾棵樹。按照一些藝術評論家的說法,連同頭顱金字塔,說明戰爭的破壞不是局部性,而是對生命的整體破壞。

如果細心觀察,會發現頭顱骨金字塔上的每一顆頭顱都有著不一樣的特徵不一樣的樣貌,這就說明了畫家他沒有只從宏觀去看待戰爭的影響,還有微觀—每一位陣亡的士兵都曾經是有血有肉的一人,被奪走的生命並不只是一個統計數字。

最後,據說在畫框上有刻著「獻給所有偉大的侵略者,過去、現在及未來。(“Dedicated to all great conquerors, present and future.”)」。以諷刺但有坦誠的方式,讓各位直視戰爭的邪惡與禍害。這種透過直視禍害結果用作喚醒其邪惡結果的方式,其實跟法醫人類學,甚至法醫可以生的做法很相似。透過接觸死亡、為了達到人類自私的目的而作出不人道行為,令我不禁反思對生命的意義,從而思考生命的意義。侵略者在被神化其戰績的同時,又有沒有想到過戰績及數字的背後是有多少家庭及生命被粉碎?我們作為觀眾,又可以從我們的視點及角度做些什麼?

或許有天當我們可以開始公開辯論及討論這些問題時,就是我們接近和平的開端…

 

參考資料:

Schuster, C. The Apotheosis of War. Sart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artle.com/artwork/the-apotheosis-of-war-vasily-vereshcha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