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都被剝奪殆盡,所有的幸福都不可企及,已經破碎的人生,最後剩下卑微的乞求是—超越法律之外,人世間的正義」

《犯了戒》問了一堆法律中最基礎的問題:到底甚麼是罪?怎樣才是有罪?怎樣才是無罪?這些問題一直都在我腦海裡,也是我喜歡法律哲學的原因。諷刺的,這些更是令我放棄修讀法律的念頭的重要原因,我覺得若不能在這邊花一些筆墨,死大量腦細胞,是不會得到一些頭緒,或是像樣的答案。

「每個以善之名的為惡者,在心中都有自己的正義天平」,我覺得這本書的背後意思挺適合現在的香港。對一方而言,那可以是罪,也可以是善,視乎所思考及批判的角度與出發點。不知什麼時候,我發現我特別受德國翻譯文學的吸引。這位律師的作品每次都不能自拔的一定要一氣呵成的完成!